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 文史天地  正文
绵绵石油情——张载欣讲述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
    来源:     作者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06-12 12:06

2014-06-06 20:43:56     来源:独山子在线 

1952年,从大连石油工业学校(辽宁石油化工大学的前身)毕业的同学中,有15位同学被分配到新疆独山子油矿,他们于1952年7月18日坐火车离开大连,8月27日到达目的地——新疆独山子。全程约5000公里,行程41天。在这41天的路程里,15位同学轮流记《进疆日记》,真实地记录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。难能可贵的是,这份日记在经历“大跃进”“三反”“五反”“文化大革命”等诸多历史事件后幸存了下来,较为完整地保存至今,留给了我们一份极为珍贵的历史资料!

 时光荏苒,62年过去,当年风华正茂的他们有几位已经去世,健在者如今已是耄耋老人啦!当年的15位同学中,现在仍在独山子居住的只有两位:张载欣和吴以慰。今年5月21日,我采访了炼油厂原总工程师张载欣。

   去新疆的同学有鱼吃

   上世纪50年代初,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,对于生活在北京、上海、大连等大城市的人们来说,新疆既遥远又艰苦。但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,都有一颗拳拳的赤子之心,愿意到新疆去,让它在自己的努力和汗水里日新月异,沙漠变成绿洲。“能去新疆”是一种光荣,是其他同学都很羡慕的事情。张老回忆起毕业时的情景,满脸笑意。他说:“那时大家都认为新疆的生活很艰苦,所以在毕业庆祝会上,专门给到新疆的15位同学做了鱼,认为我们到新疆以后吃不上鱼了。毕业时有鱼吃,我们也很高兴。”

   进入新疆地界时有匪帮

   那时西安到新疆这一段路还不通火车,一行15人到西安以后改坐道奇大卡车,车上还装有水泥,把水泥铺平以后,将行李放在周围,大家就坐在行李上。汽车进入新疆地界时又听说有匪帮。张老说:“当时解放军都带着枪,怕发生匪徒抢劫之类的事件。”

   车不是专门的客运汽车,又有匪帮,于是我问:“您觉得这一路很辛苦吧?”

   张老却说:“不!这一路我们很高兴的,因为我们都是学生嘛,从未走过这么长的路,又是大家在一起生活,去建设新疆,改变祖国的贫油面貌,有些兴奋。”

   一路歌声

他还讲到进疆路上发生的一件趣事儿:“那时西北地区还很困难、落后,走到武威县的时候,吴以慰和刘德燕两名女同学穿短裤逛街,遭到当地百姓的围观。”

 路途条件虽艰苦,但这15人一路唱着——抗美援朝的歌曲、《反对美帝细菌战》《金日成将军之歌》等等,斗志昂扬地到达了迪化(乌鲁木齐),中苏石油公司的中方经理钱萍将他们从新疆军区接到明园,然后又乘坐汽车到达了独山子。

   凭饭票随便吃

   1952年的独山子,生活条件还是很艰苦的,张老回忆说:“来到独山子以后,住在菜窑里边。所谓的菜窑,就是在地下挖了个坑儿,盖了顶,准备储存蔬菜之类的东西。由于房子紧张,先住些人等有了房子以后才搬出菜窑,但条件还是比较差,可大家的心情都是挺好的。”当回忆起当年的伙食,张老开心地说:“当时吃饭凭饭票,吃多少都行,随便吃。还可以经常吃到抓饭、羊肉汤等,吃得还可以!”

   丰富人生简单概括

   到达独山子以后,张老先是在新疆中苏石油公司独山子商品站当工人,五级工(在当年算是比较高的待遇)。以后炼油厂建立第一套蒸馏装置和单炉裂化车间,他在单炉裂化车间做技工,后来又在炼油厂的调度室工作过。回忆文化大革命时期,张老记忆犹新。他说:“1966年文化大革命时,厂里有好多领导被下放劳动去了,总工程师也被打成‘走资派’走了,剩下我在调度室里负责生产,没有受到冲击,算是比较好的了。”文化大革命以后,张载欣主要负责技术工作,先后担任过独山子炼油厂的副总工程师、总工程师。1993年退休,又被反聘,继续工作,1998年全退后一直生活居住在独山子。[FS:PAGE]

   不让烟气白白跑掉

   当问起在这么多年的工作中取得过哪些工作成果,得到过什么样的荣誉和奖励时,张老摆摆手说:“没有什么,我记不得了。”但在我的一再要求下,他还是讲了几件“小”事。

   1977年,由石油部组织的一个考察团到奥地利考察,张载欣作为炼油方面的专家参与其中,当时一共在奥地利考察了15天。他发现奥地利炼油厂的人员少,在催化烟气利用等方面很有特色。回到独山子以后,他借鉴了奥地利炼油厂的经验,也搞了“催化烟气利用”,利用废烟气的热量和压差,带动主风机,然后进废热锅炉,排出烟囱。另外,在减少噪声方面,也借鉴了奥地利炼油厂在加热炉安装预热器进行密闭的经验,节约了能源,减少了噪声,从节能方面来讲,当时在全国是做得比较好的。

   几项合理化建议

   他说:“我出去看的机会比较多,回来以后就可以把人家好的经验应用到我们厂的生产中。”已经八十多岁的他依旧思路清晰,条理清楚。紧接着又说:“在节能方面我还做过一个小小的工作,就是将伴热线介质由‘蒸汽伴热’改为‘热水伴热’,这样不仅节约了好多蒸汽,而且提高了仪表测量的准确性。另外,我建议将油罐的顶盖加装浮顶盖,减少了有害气体的排放,保护了环境,减少了隐患。后来,我还根据国际国内生产控制系统的发展趋势,建议将炼油厂主要生产装置的控制系统由仪表盘监控改为DCS监控系统,使得生产工艺操作更加精确,产品质量得到可靠保证,还提高了自动化应用水平,工艺技术上也取得了进步。上世纪90年代前,独山子有一个烧油的发电厂(一电),考虑到独山子周边煤炭资源丰富,我就提议建设一座燃煤发电厂(二电),这个建议得到了落实,节约了宝贵的原油资源,提高了炼油厂的油品收率。”

   启动汽车不用“烤”啦

   在“提高油品质量”上,张载欣还做过一件“小”事。时光闪回到70年代末,那时候冬季发动汽车要用喷灯“烤”,不烤的话机油就冻住了,司机很辛苦。针对这一现状,张载欣组织厂里的技术人员,研制出了“冬天用的机油”和“冬夏两用机油”,这两种机油加进汽车以后,即便是冬天,也不会凝固,给司机师傅们带来好多方便,减少了好多劳动。

   他的简历我找到啦

   在采访中,我曾经要求张老将工作经历说得具体些,最好具体到年和月,但张老却说:“具体的时间我记不起来了,也没有书面材料。”

   张老边说边笑,似乎颇不在意,很淡泊。但62年的路程在我的脑海里既是漫长的又是沉甸甸的。我在《玛依塔柯群英谱》一书中找到了他的一份小简历:张载欣,男,汉族,上海市人,1933年出生,1952年参加工作,196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大专文化程度。曾任独山子炼油厂总工程师。1983年荣获全国少数民族地区科技工作者荣誉证书,1992年被评为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石油工业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,1994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帖。

   “中国梦”和“石油魂”

   1952年,为改变中国“贫油”的状况,19岁的他就告别了繁华的大都市,告别了亲人,与另外14名同学一起来到了独山子,青春、激情、汗水都奉献给了独山子这片土地!谈起当年,谈起《进疆日记》,老人依旧记忆清晰,激情澎湃,那里有他年轻时的追求和梦想,有他一颗拳拳的赤子之心,展现了老一代知识分子的“中国梦”和“石油魂”!

无标题